• 2009-06-28

    我哥结婚 - [吴宇]

    之前就想把这篇文章写出来,庆祝我们家的大号喜事。可是种种事情交杂,耽误了好久,现在想起来,内心还是激动万分,难以平静。

                                                                       ——题记

    2009418日,嫂子进门。从此餐桌不再四个碗,四双筷;门口不再四双拖鞋……

    依然清晰地记得,几年前,哥刚开始找对象的时候,我曾说过的话:我哥找女朋友一定得我过目,得对我好,对我爸妈好才行,否则不能结婚。最初这句虽幼稚却又不乏成熟的话,每一出口,必遭来爸妈的一致反对:哎呀——不要求那么多,只要他们两个日子过好就行了。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在心中想到:爸妈老了,辛苦大半辈子,一点也不要求我们的回报。我不知道用“知足”,这两个简单的字来形容是否恰当。他们忍受了太多太多,是时候享福却什么都不要。妈原本身体就不好,办公室还在六楼,整天楼上楼下跑,由最初的不间断传奇,回家累的站也不想站,一直磨练到今天的适应接受,回家依然不肯歇脚急着为我们做饭。可洗衣服弯腰,背上露出的那两排拔火罐留下的於血,又是那么刺眼,我不知道是该欢喜还是该流泪……爸一天骑自行车能从河北跑到河南,再辗转多个地方办事,不分天气,无论季节。汗水悄无声息地把他的头发浸成花白,每染一次,看着爸满心欢喜地捋着,一种莫名的哀愁却上了心头。

    2009418日,是哥结婚的日子, 是全家幸福的日子,是忙碌的日子,也是一辈子不能忘得日子——

    结婚前两个月

    新房设计装修。众多意见,在一个比一个更高分贝的声调中磨合出最终能让多数人点头的方案。搬运东西,挑选材料,买家具……大到家用电器,小到锅碗瓢盆,用妈的话说就是置买一套套。打扫室内卫生:玻璃,桌椅,固定插座上沾染的零星点涂料……大家换上了提前准备好的衣服,一个个成了灰人,出门再换回自己要穿的。身上是干净了,可头发怎么弄都是灰白,也不管了。

    417日婚礼前一天

    新房在乒乒乓乓,叮叮当当声中变了模样。同样,日子也如时钟滴嗒,一刻不停。转眼家里期盼了好久的喜事明天就到。紧张忙碌充斥每个角落,填满每个疲惫却又紧绷的头脑。刚好那几天学校有活动,不得已我只能打电话从妈那里了解情况。417日上午,学校方面工作结束,终于可以赶回新房。清晰地记得那天下着好大的雨,似乎在为婚礼铸造声势,同样激动地敲打着每个心田。新房里有好多粉红气球,增添了不少温和浪漫的气氛,大红喜字在较为昏暗的天气里,显得格外醒目。电视开着,茶几上零落的堆着糖,瓜子,饮料,还有第二天的安排表。屋里全是来帮忙的哥的朋友,几个在楼上楼下跑,几个在柔软的沙发上瘫着……没有见妈,爸,哥,也没有见别的认识的人。给妈拨个电话,大家都在忙。我无聊地翻着此时永远也看不进去的小说,频繁的抬头看着忙碌的人匆匆跑过,清晰地听着快节奏的脚踏木板,比呼吸还要急促的响声。因为帮不上忙,我又急又自责,不停地踢着脚边的气球,上去,下来,再上去,再下来。外面还下着雨,隔着玻璃望去,地面好湿。渐渐地人少了,热闹声平静了,天也已经黑了。屋里依然是我们这几个人。给妈打电话,还在忙,让我自己下楼去吃。雨也暂时停了,我转啊转,看了好几次电话,没响过,没人搭理我,第一次这么晚我还在外面晃,居然没人理我,太不适应了。就那样,还是无目标无时间观念地晃着,直到好多店铺关了门。突然看见前面一家美发店,想想,还是进去收拾个发型吧,明儿哥结婚呢!新衣服都买好了,总得让头发捋顺捋顺吧。登出来,在唯一的一个很小的摊上买了个饼啃着上去了。屋里依然我们几个,不同的是,大家全瘫在沙发上。我也找个地方趴着,好难受,还好屋里有个沙发没人去,我就到上面鞋也没脱,蜷着睡了。手机突然响了,妈打来的,一听,她也在新房子里面。揉了揉眼,可我开门出去,大家都在,认识的,不认识的。妈还刻意卷了头发。题板上摊着第二天的宴会名单表,好像出了点状况,有人皱眉思考,有人忙着裁纸。没有一个人坐着,抱着臂膀的,斜靠墙上沙发上的……这一刻,仿佛时间停止,每个人的表情在室内鹅黄灯光下显得那样清晰,仿佛博物馆铸成的蜡像,表情定格,永不变更。为了永久记下幕后这一难忘时刻,我拿出我像素很低的手机,拍下了每一个宝贵的画面——那是永不能忘的瞬间。

    418日好事到来

    已是凌晨两点多,一切就绪。还有最后一道程序 ,贴“囍”字。待工作分配后,大家纷纷散去,小作休息。妈和大姨留在新房,爸和我回家拿东西。刚下过雨,一路凉风丝毫唤醒不了睡意。

    六点了,妈打电话催我,爸还有事要忙。我很快准备好东西坐上公交赶去,发现大家都在,好多人,好忙碌。我,玄姨还有程程负责接嫂子,头班车,一路的兴奋!一系列程序过后,宴会在酒店三楼举行,大家都上楼下跑。到处的询问声,祝贺声……好沸腾!这一刻,仿佛时间被人突然按下了快进,快到都有些静止了。好日子里吉时到!在婚庆司仪的主持下,在全场人的欢呼声掌声中,哥携着嫂子,伴着众人的祝福,踏着浪漫感人的音乐,走向了属于他们的未来!爸妈坐在婚礼席上,目光紧紧跟随,谁也没有说话。此时此刻,也不需要更多的言语……哥哭了,感恩之情在一霎那间全部涌现,最生动的话语哪能简单诉说?爸笑了,在嫂子开口叫“爸”的瞬间,“哎!”“哎!”“哎!”一个劲儿应答着。妈端坐着,一个人喜悦到了几点难免内心有些感伤:儿子大了,成家了……

    宴会上人数多的让人很难招架,多到最后向服务员要一个勺子都找不来的地步。家人都在忙,见面来不及说上一句闲话。我的任务就是看好推拉车架上的烟酒,服务好我这一桌宾客。终于见妈了,几天了,她都没有好好吃东西,我刚给夹了两块蛋糕,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可被她顺手扔了回来,便又匆匆跑走了。

    婚礼圆满结束了。外面,雨还是哗哗下着,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客人。一部分家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想着刚刚的婚宴,回忆着……就好比一瓶被打翻了的好酒,自然回味无穷……

     

    晚上的小聚会宣告了一天的结束,也预示着新生活的开始。第二天,我要早早去上学,爸也要赶回之前落下的工作。公交车上,看着爸闭着眼栽瞌睡,我的心理又是难以平静。2009年的418日,永久难忘的日子。

    最后,我祝:哥和嫂子幸福!我们全家幸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