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写梦 - [二黛]

    我有写梦的不良嗜好。所写的梦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确确实实做过的梦。醒来后努力地把或荒诞离奇或真切可信或支离破碎或淅沥绵长的情景用文字描绘下来,情节没有问题,但那些转瞬即逝,若隐若现的感觉常常难以用语言表达,无论你怎么绞尽脑汁,掏心掏肺,就是有一层无法逾越的迷雾隔在中间,仿佛伸出空空的双手,想在水中打捞一轮皎洁的明月,最终却只能捞到一场虚无。

           另一种则是白日梦。如果说第一种属于潜意识,那么白日梦则是有意识的构思和杜撰。佛洛依德说:梦是愿望的达成。如此说来,写梦则是"徒劳的要把泡影 \ 带回现实的陆地"(顾城诗句)。梦已经是水中之月了,却还要在镜子里窥视。镜中的水中之月,比虚幻更虚幻。

           村上春树可以堪称为写梦高手。当然他所写的梦--至少我们所知的--绝大多数是第二种梦即白日梦。两种梦都是愿望的达成,只不过第一种要依赖黑夜和大脑皮层的抑制来实现,第二种梦比第一种要多一份清醒,一份追求理想的勇气,然而也多了一份不被世俗容纳的无以名状的孤独心境,不是凄凉,而是凄绝。

           村上春树的《斯普特尼克恋人》是一场永远也无法靠岸的梦,文中提到古代中国建造城门时要到古战场去收集那些死去战士的白骨嵌入其中,但仅仅这样还不够,还必须喷以新鲜的狗血,赋予古老的亡魂以无边法力。主人公堇是一个执迷不悟的理想主义者,拒绝平庸,沉迷于文学创作,有着独特吸引力。她突然卷入一场排山倒海。龙卷风式的恋爱中,她和她的恋人敏去欧洲旅行,在希腊的小岛上菫神秘的失踪了,因为她发现敏原来只是一个空壳,灵魂早已在十二年前飞到世界另一侧。"我们仅仅被一块镜片隔开罢了,但我无论如何都穿不过那一玻璃之隔,永远。"不单是堇和敏之间,男主人公""爱着菫,却只能灵肉分离。""到希腊小岛上寻找失踪了的菫,他找到了吗?作者并没有明确交代,菫突然打来电话,铃声"震动了现实世界的空气",但电话突然又挂断了,"之后,我展开十指,定睛注视左右手心,我在上面寻找血迹。"

           他最终是否找到了菫,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他要割开狗的喉咙,取出新鲜的血液,象建造中国古代城门时那样。杀狗只是一个象征,在这个日益繁华的现代户社会里,遍地是坚硬饱满的市场经济和五光十色的物质生活,但人们的内心的距离却越来越远。难道人们愿意总被困在水中央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小镇之夏 2009-05-26
    泡影 2009-05-26
    2009-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