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枕着你的名字入眠 - [千瞳]

        用了世界上最轻最轻的声音

           轻轻地唤你的名字每夜每夜……

           写你的名字

           画你的名字

           而梦见的是你的发光的名字……

                                       ——纪弦《你的名字》

        

        独坐暖冬的咖啡馆,透明玻璃壶里,熏衣草的蓝色小花愈开愈欢。对视、凝思。每朵小花都该有自己的名字吧,如同我所在的城市有无数地名。每一个地名都是一朵绚丽的小花,令人悸动。

        生于改革开放,一直以为自身的丰盈和厦门的腾飞是同步的,城市的发展,牵引出的地名自然也使人欣喜。“湖昌路”、“龙盛里”流溢繁华之象;“创新路”、“会展路”蕴涵开拓精气;而“椰风寨”多少鼓荡着热带的风……

        儿时,牵着妈妈的手或躲在身后,静静看着员当湖的整修、富山展览城的耸起。美丽的湖畔,延展出湖滨南路、湖滨北路、湖中路、育青路……莲坂西北部,莲花新村的建成,千口传诵,“凌香里”、“盈翠里”、“涵青里”……那富含意蕴的名词经小学老师温柔地阐释,竟暗香浮动,引人遐思。

        从此,对文字有别样感受,对地名也别有兴味。

        不知何时,喜欢上鼓浪屿曲折蜿蜒的老巷。树影婆娑、藤蔓纠错中,古典的老别墅琵琶掩面。精细的雕刻、木制的窗棂、铺砖的宅院……觉得自己是掀开了历史的一角,窥见了三四十年代的厦门。偶见一口古井、一座庙宇,便寻得几分意外的惊喜。偶然,百叶高窗逸出的逶迤琴声,醉了灵魂。查地图,原来是福建路、鹿礁路、是“小桃源”、“海天堂构”……字字圆润,声声铿锵。那情那境,有地名的佐证,凭添几分韵味。有漳州路上林语堂的新娘房、鼓新路的“八卦楼”等着自己去穿行,还有那老榕树以经年的苍翠,企盼我的来临。

        渐渐,迷恋上走街串巷,着一轻装、负一行囊,捧一地图,一路行来。

        每个地名都是诱惑,最爱就着地图,对雅致的地名做诗意遥想。“双莲池”应是怎样的一潭碧水?荷叶田田、莲花摇曳,叶间有小鱼悠游。“月眉池”该有怎样的月色?“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想来叫人迷醉。“梧桐埕”可有黄叶纷然,秋风萧瑟?“蓼花路”、“虎溪路”是否仍可窥见那汲水姑娘的身影,仍可听见那舴艋小舟的桨声?

        一直被这遥想蛊惑着,魂牵梦绕。于是,以停不住的脚步,丈量每一寸土地、追寻唐宋的意境、扣击历史深处的回响。真想成为肩挑扁担的货郎,悠悠走来,拾掇古朴温情;亦或是回到汉乐府时代,背着采诗锦囊在街头巷末寻找陌上桑。

        其实,沧桑变换中,多少田园佳境消逝了流水淙淙、黯淡了修竹鸣禽。南菜园角、水牛埕早已屋舍俨然;“大走马路”以现代摩登销蚀郑成功的金戈铁马;城墙根仅存残垣、衰草……巷口蹲着石敢当,门楣贴着褪色的春联,生锈的大铁门环怎么也摇不响。只有那氤氲迷离的南音,如斑驳且凄艳的苔痕,还装饰着明清砖瓦、唐宋佳句的影壁。但置身其间,抚摩颓墙青苔,踏过潮润的青石板,听老人讲古,和路人致意,仍仿佛走进一段历史,一段尘封的往事。

        老城区的街巷,古拙、窄仄亦或空灵,都贮满前朝旧事,包蕴何其漫长且变幻的历史。

        老地名是城市历史文化的“化石”。厦门历史文化的内核,正是由平凡的街名巷名构建,云起云散,时光悄悄流逝,但那古典气质和丰厚底蕴,却牢牢定格。

        履迹深深,印载城市版图,印下每个地名,每个诱惑。回首间,发现这座城连同铿锵美丽的地名,早已嵌入我的血脉,幻化为生命的绿洲,年复一年蓊蓊郁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写梦 2009-05-26
    小镇之夏 2009-05-26
    泡影 2009-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