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恍惚的月色 - [千瞳]

    我总在这座摇曳着凤凰木的滨海小城,寻找童年的夜色。然而高楼林立、霓虹闪烁,我的华月在城市的欢歌中,黯淡了它的颜色。

        我居住的城市,有着温柔而妖娆的表情,但在人们的眸子里,却寻不着对月的温存。即便是有,也是借着月的华彩,谋取利益的金牌。

        没有哪一座城市有这般热闹的中秋,骰子声声如歌、友人啸聚欢腾,然而,谁能在那清辉遍洒的夜晚,记得深情凝望天宇中那轮孤寂的盈月?而人们不会忘记的是,要趁着月色,送一份人情,送一份升迁的机会,送一份业务的增色……

        当一抹纯粹的诗意,被强加太多利益的华衣,就偏离了千百年来审美的角度。

        静默时,我能看见,嫦娥倚在桂花树下幽幽地抽泣,粉泪盈盈。

        怕是先贤东坡先生也听见了那嘤嘤哭泣,不然他怎知起舞弄清影的孤寂?而最了解婵娟之美的还应是李白,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何等知心、何等体己。据说,这位下凡的太白金星因落水揽月而终,他以生命的诗意完结,实践了星月同族的夙愿。

        大学时,曾经拽着男友到芦花纷飞的水边,一遍一遍颂读闻一多先生的《李白之死》。   

        他站在绵延的堤岸上,就着波涛荡漾的节拍,深情款款地读着:月儿呀月儿!难道我不应该爱你?/难道我们永远便是这样隔着?/月儿,你又总爱涎着脸皮跟着我;/等我被你媚狂了,要拿你下来,/却总攀你不到。唉!这样狠又这样乖!……那抑扬顿挫的语调和铿锵有力的字句,催下了我如痴如醉的泪滴。回眸间,目光相触时,我分明看到了他那铮铮男儿的珍贵泪珠。

        闻一多将李白对月的深情演绎得绵绵潺潺、跌宕起伏。而我的他却说,我是他的月芽是他终结的理由。

        余韵尚绕耳畔,而,人已走远,茶已微凉。只有那一摸清幽的月色以及他那被月光拉长的背影,夜夜在梦里隐现。

        一年后,某个月光烛照的夜晚,我携着往事的纤手,在同样的水边,同样的堤岸,幽幽吟道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我仿佛又看见那一对青春无邪的快乐身影。我轻轻笑着,直到满脸泪花。

        起风了,只有月芽儿陪着我在堤岸上游走。

        人事总是多变,纵是海誓山盟,也经不起时间的摧残。

        当年的快乐月光,照着的却是我此时的落寞。

        如今,仍醉心于月色,仍要在夜色中笙歌。数年坎坷,外表虽仍清丽,内心却多了几分沧桑。在当年的月光下,我吟咏着: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内心一片澄净。

    朋友从远方发来信息,说自己如今已修炼得也无风雨也无晴,或许,那是我追寻的境界。只是,路途遥远,我还在跋涉。而拥有了月色,好似当年但丁如有神助,游历了地狱、炼狱,最终仍是到达了天堂。

        那么,我的天堂,是否撒满了精妙的月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写梦 2009-05-26
    小镇之夏 2009-05-26
    泡影 2009-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