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无路用的人 - [大雨]

    回來一個星期了,好像倒時差,黑白顛倒,今天終于清醒一點兒,嗅到清晨的氣息。腦袋像個毛球,雜亂縝密,理不出頭緒。過往一如旁逸斜出的線頭,織不出一個完整的地圖。幸而,幸而,沒有人逼迫我說出未來的密語,而且我始終相信尼采說的:我們得用雷聲和天上的煙火,向沉睡而無力的感官說話,而美之聲音是低柔的,它悄悄地偷進最清醒的靈魂里。我便開大音響睜大耳朵,安然地混亂、懶散、死水微瀾……

     

           你知道嗎,我覺得現在這樣挺好的,不濃不淡,有一搭沒一搭的,沒有大的喜樂就沒有大的傷悲。空氣流淌順暢,我們才新鮮,才不會生病……

     

           假期偶然碰到小妮兒,還是洛麗塔一樣的瘦小清純,還是勤快的換著男朋友。她說談戀愛就是為了不孤獨,可反而越談越孤獨。我緊緊握著她肉肉的小手,仿佛握住的是那長滿爬墻虎的清綠以及黑目白衣的單純。多么遙遠,最簡單的東西往往閃耀著青春和天生的傲慢之光,而我們現在只有憂愁,沒有源頭活水的憂愁,為賦新辭而拼貼的憂愁,酸而發餿的憂愁……

           M說:他的西瓜在幸福的時候都吃光了,現在很餓!

     

           記得那一年我說,過去是雜念,未來是妄想。

           那一年我說,笑是我的一號表情。

           那一年我說,「如果你不知道你要面對的是甚么,那么勇氣比無知好不到哪里去」

           呵呵……多么端不上臺面的雜碎,而今懷念!

     

           看納博科夫的《斬首之邀》,覺得辛辛納斯特就在身旁,在人群里眩暈嘔吐,眼里噙著螢火蟲般的淚水,在光潔柔軟的蜘蛛和華麗的幻想的陪伴下,掙扎并期待著去赴沒有日期的斬首之邀。看《you and me and everyone we know》看《snow cake》看《黑暗之光》看《彩虹老人院》覺得很溫暖,它們都在說不要怕,有人始終沒有走遠!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写梦 2009-05-26
    小镇之夏 2009-05-26
    泡影 2009-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