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不能幸免 - [大雨]

    在幹什麽?翻看網葉,別人的,自己的,一遍一遍,意興闌珊。事若隔物,連自己離自己都很遠……

    不停地把電驢點出來摁下去,期待着能趕快把所有的東西都下下來。終于下完了,卻扔在一旁,不想再碰。還有那些從傢帶來的新書都堆在床頭。只有圖片,只看圖片,簡單的感官刺激,本初的欲望湧動。想簡單點兒,可簡單又如此難以簡單,如骾在喉,渴望如電驢的進程棒一點一點地被瓦解,求生本能似傷口般裸裎,刺目。傳道書說,栽種有時,拔除所栽種的亦有時。想把所有煩惱一筆勾銷,可我仿佛是病人與修行者畸形的混合体,關注的只是内心深處和開放的萬物世界,總是一不小心就濾掉了中間人世繁雜踏實的地段。無法停止,無法降落,永遠漂泊……

     在幹什麽?吐了一灘矯情……“突破虛假繁榮,它終究會讓你明白,別人怎麽看你或你自己如何探測生活,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須要用一種真實的方式,度過在手指縫之間如雨水一樣無法停止下落的時間,你要知道自己將如何生活”。“他說,我們其實沒有權力選擇自己的人生,這是無望的事”到底哪种是對的,神啊,可否告訴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写梦 2009-05-26
    小镇之夏 2009-05-26
    泡影 2009-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