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日记一则 - [大雨]

    开学这么长时间了,虽然不知道每天都在干什么,却忙忙叨叨地,连认真写一篇文章的时间都没有。妈不断地催稿,羞于一推再推,便找了一篇以前的日记。回头看这篇小东西,多少有些陌生。涩涩的,却是最触疼血肉的成长感受。就象走过沙滩,回望那一串或硌脚、或笑靥的足印,一朵朵绚丽沉默的小野花般。相看,两不厌。

     

    2004921      

    我爱上了北京的秋天。其实也不太确切,应该是夏末秋初那股氲氲吧。好多人都说秋天是北京的黄金季节,虽然我去年也经历了因为没有一个宽厚沉雄、清亮高远的心态来呼应,现在回想起来,只是一滩不堪回首的愁眉苦脸,还有拧巴在一起的心脏。

    一年了,学校还是那个我不甚喜欢的学校,只是不再是去年那个常常半夜把我梗醒的鱼骨;同学也还是那些无法交汇契合的同学,只是不再是去年那些憋得我抓慌的眼泪。是啊!一年了,不算太长,那些美好的人和花儿还来不及遗忘,时光也来不及爬皱我的皮肤。当然,一年也不算太短,那个有着狡黠黑眼睛的畅,我和她认识、熟悉、一块吃饭、去图书馆,到我厌恶,我躲避……仿佛比一个世纪还长。时时想起,时时心悸。而今似跋涉千里的旅人,春夏秋冬,风吹雨打,美景皆平常,少了一份冲动,多了一份发自内心的尊重与包容。可是,不敢再次轻易出发。

    自省、淡定,就象这浓烈甘醇而清新透明的秋天,凡高般炙烈馥郁的阳光泼得到处金币般闪亮,风儿拨剌着树叶,阵阵木铃声中,光斑挑逗着流动的阴影,那轻灵,羡刹逐渐加厚衣服的我们。偶尔,风也会摇滚似的呼天啸地,使劲拽曳我的头发和衣衫,把生命的疯狂与金属撞得满怀满眼,略略的痛感无限地空阔了我的道路,一吐胸中块垒,由不得自己不豪情万丈。而那枝枝叶叶的击打与摩擦声似乎稀释了人们的喧哗,以及漂亮女生们的高跟鞋与无限膨胀的嚣颜。我不自觉地嘴角上扬。

    此刻,我的家乡应该还流汗在炎热中吧,可以想象,太阳偏执地照射,全是棱角,一出门便受伤。风,我的家乡没有这般欲望满溢却收放自如的风。是啊,我的家乡,狂热的成长,没有秋天。

    同学们说我比上一年更自然、更爱笑、亦更神秘,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是风,也许是阳光,也许是阳光过滤下的相同却又不同的秋天,也许是秋天中的点点伤痛与成长。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写梦 2009-05-26
    小镇之夏 2009-05-26
    泡影 2009-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