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点睛之印 - [书村]

    近日,著名篆刻家王守桢先生在厦门老年大学开讲,向广大书画艺术爱好者讲解印章在书画作品中的作用和运用。王先生举例丰富,讲解生动,讲座现场座无虚席。

    著名篆刻家王守桢先生自幼学习篆刻,曾师从钱君匋、虞愚等大师,治印无数,印风独异。他以自己几十年实践和大量印作,演示讲解,告诉大家,不同题材不同风格的书画作品,选用了相适合相匹配的印章,就能收到画龙点睛、锦上添花的效果。

     

    “姓名章”在书画作品必不可少,具体说来,一种是上面刻姓下面刻名的连珠印,如“赵”“朴初”,一种是上面刻姓名下面刻字或号,如“黄猷”、字“佑之”。此外还有表明年段、住址、籍贯、生日等印信、凭证功能的印章,如“文图七十岁后作”表明创作年段、“嘉禾里人”表明籍贯等。

    “闲章”是王先生着重讲的部分。在一副书画作品中,如果说“姓名章”像凭证一样交代了必不可少的信息,那么恰当的“闲章”,则像是给作品插上了钻石花冠,点缀衬托出书画作品的品味与意蕴。王先生以徐悲鸿为例阐明了“闲章”的重要作用,说徐悲鸿曾得著名画家任伯年的“紫藤燕子”扇面画,爱不释手,遂加盖以“悲鸿生命”的闲章,喜爱之深之切尽注于一方小小印章!

    “闲章”的印文一般是诗词名句,表达作者的思想、感情、心态、境界等。书画作品中,或盖于右上角作“引首章”,或盖于右下角、左下角作“压脚章”。如,厦门画家林岑作品《遛鸟图》中右下角的闲章“一事能狂便少年”,即与画作内容极为贴切,画中老者与年轻人一起遛鸟,乐此不疲,其执着狂热的心态精神只有少年人才有,所以他也“便少年”了,此闲章与此画作之意味,合契若神;另如黄苗子作品右上角的闲章“嗜好与俗殊酸咸”,语出唐代韩愈诗:“云夫吾兄有狂气,嗜好与俗殊酸咸。”意指兴趣爱好与世俗迥异,此意正与书作“运元功而莫测,故神用之无方”相得益彰。

    闲章具有很强的点缀性、烘托性,书画作品配以相适的闲章,立刻增添了贵气和文气,显得不同凡响。王先生以自己的印作示例:画梅花,可用闲章“不知是我是梅花”或“画到梅花手亦香”,痴迷忘我的境界、扑面而来的香气,跃然而出;画山水,可用闲章“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宋代王观的这句词,因含蓄而多解,如果赶上好风景、好时节、好机缘、好朋友等,千万要把握、珍惜!若作品表达理想或临摹他人,可用闲章“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表明追求之心、仰慕之情。再如画牡丹用“开遍人间”,画荷花用“香远益清”,画雄鹰用“耸目思凌霄”、“展翅恨天低”,表明心境用“平常心”、“笑对人生”等等。

    (2008年7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写梦 2009-05-26
    小镇之夏 2009-05-26
    泡影 2009-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