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四千里之外 - [书村]

     连日咳嗽,白天坐着立着还算平静,到晚上平躺侧卧都安生不得,咳得浑身摇撼,掏心掏肺。


          夜深人静睡不去。索性爬起来端坐在黑暗里,楞着。这个时候,最想家,想妈,都在四千里之外。想着小时候咳嗽或有其他小病,妈总会变戏法似的操持各种偏方,既无药苦,又有良效。治咳嗽妈最常用的方,就是薄荷叶炒鸡蛋。那个年代,无异于美味。所以我家流传久远的一个典故,是说大姐儿时嘴馋就跟妈闹:“还咳嗽,还吃蛋蛋儿。”妈每施此偏方一次,都要絮叨一遍,末了再加一句“穷”或“聪明”的议论。想不经典都难,这故事,还有这方子。


          对了,我这有薄荷叶,有鸡蛋,不如立刻弄来吃。薄荷叶是去年朋友的父亲采摘家中阳台上的叶子用盐腌在小罐里送我的,感谢有心人。我妈说,要用香油;我妈说,不要放盐;我妈说,要趁热吃;我妈说,吃完不许说话,赶紧睡。——反正,妈曾说过的话都在此刻清晰再现并成为我一心遵守的规则。奇怪啊,很多小时候当作耳边风甚至故意违背的妈的话,我们长大后都自愿奉为圭臬。越长大越觉得,妈的很多话是值得用绸缎包裹好了来珍藏的,愈久价值愈大。连续三日,我每晚严格按照妈的办法,并念叨着“我妈说”,吃个薄荷叶炒蛋,再去睡,安稳多了。


          大姐电话里告诉我,妈说做梦了,梦见小多从外头回来,没往家拐径直去了外婆家。醒来,想想,妈也径直去了外婆家。妈说,知道是个梦,还是想去看看小多回来没。


          我咳嗽时特别想妈的时候,妈也想我了。儿行千里母担忧,以前我总想,担忧个啥呢?出门在外行千里的,只我一个,那么几个姐姐哥哥都在妈身边嘛。后来妈说,担忧的就是那个没在跟前的。


          妈年纪大了,又不识字,对我所在的四千里之外的“外头”知之甚少,所以常有不必要的担忧,让人笑中带泪。03年非典肆虐那阵,正赶上伊拉克战争,有一天妈叫大姐拨通我的电话,她接过去:“你们那儿有得非典的吗?”我说“没有”;“那,你们那儿离打仗的地方远不远?”“远得很啊。”然后妈说:“没事了,我挂了。”去年夏天,妈问哥:听电视上说“福建发大水”,哥顺口接道:“是啊,冲走好多人。”接下来几天,赶巧,不是这个姐就是那个哥,天天有人回去看妈,妈终于忍不住轻声问大姐:“小多是不是给大水冲走了?天天有人回来,是安慰我?”


          唉。有时候想,操心劳累一辈子的妈,一天天老去,我是不是该暂停流浪,回去陪在她身边,听她的絮叨,听她絮叨里闪着光亮的珠玉,而她,也再不用一根弦绷着,担忧千里之外的风雨。这样,所有的日子会不会更踏实?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写梦 2009-05-26
    小镇之夏 2009-05-26
    泡影 2009-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