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闲章忙文 - [书村]

    王守桢先生的印谱即将付印,我家大姐很为没收编自己的印而遗憾,王先生听说了:“没事,让她想好印文,刻个闲章,明年人民美术出版社要出我的‘闲章集’,再收进去!”

    人家名家如此慷慨热情,我们兴奋不已,赶紧想词!

    王先生说:比如方老两个闲章的印文:“唯中秋吾以降”,表明方老生日为中秋节,“退休鹭岛尾头中”,方老家住鹭岛尾头山的中部,尾、头、中,极妙。就想一句这种“非我莫属”的词,五字七字都行。

    “书云写泥法自然”,大姐短信来,我以为她告诉我:书云(大姐名字)的印要写“泥法自然”字,又觉不大对,回短信问“几个字?”,她说“不识数啊,七个”,“这样啊,我有点整不明白。”短信讲不清楚了,电话打来:“‘书云写泥’,动宾联合,意为书写天地,都‘法’乎‘自然’。”

    “不连贯,不通俗。”我评价,“我都没念下来,估计能念对的没几个。”呵呵,以为自己是什么人呢,我。

    “书云描月法自然”,她又发来。我老觉得,既是“法自然”,就别说了,“道可道,非常道”嘛,说了就俗了。

    “书有乾坤云无心”,我发去的。有点喜欢“云无心以出岫”的超然,为了对应,就让“书有乾坤”了。

    “书纳乾坤云出岫”,大姐稍改。明显的“郭大姐”风格:大气明朗。但我感觉:“太直白,少了些含蓄。”

    沉默。

    “天涯孤旅放歌人?一友帮忙想的。”大姐顾左右而言它。

    “不错,我喜欢,好象更适合我。”我表示。

    “那就送你了。呵呵。”够大方啊。

    然后我拿“书有乾坤云无心”请教方老师,他的意见是:“‘乾坤’有点硬气,当换个软点的词,才与‘无心’相应。可用‘书山混沌云无心’。”

    “不好。”大姐回。

    “混沌而终必顿开,就像云无心而出岫一样,整体是大智若愚、自谦自勉的感觉。”我按方老师的意思跟大姐进一步解释。

    手机再度沉默。

    “书读混沌云无心”,再度绞脑思索,把“山”改为“读”,发去。好读书不求甚解,读至“混沌”处即是“开解”时。

    “中。”大姐回。只此一字,让我很难想见她的态度表情中,究竟是几分的肯定。于是发给大雨求救。

    “挺好”,大雨回。

    “你妈可能更喜欢‘书纳乾坤云出岫’。”

    “那就依她吧。”大雨很快回道。我笑了,不知她是对此不上心还是仔细过了脑子。

    “那,你喜欢哪个。”我只好直接问。

    “我个人也喜欢‘书读混沌云无心’。但你得按她的意愿,毕竟是我妈自己的章,她觉得不好,不如不要。”

    大雨真是通达洒脱。可我为什么老想让郭大姐放弃她的大气明朗来跟我含蓄无为呢?随她吧,随大雨吧。

    “书读混沌云出岫!!”我注意到大姐短信里有两个坚定的“!”。

    定了。

    此刻就这感觉:混沌迷茫时,不经意地,云浮上来。

    明朗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写梦 2009-05-26
    小镇之夏 2009-05-26
    泡影 2009-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