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她的小狗 - [书村]

    天凉了,逛街给自己添置衣物,路过街角的宠物用品商店时,看到里面有人在给猫、狗试穿衣服,不由走进去,心想,给小狗笨笨送一套花衣服吧。

        笨笨不是我的,是王姨的。王姨是好朋友璐的母亲,待我如同亲闺女。王姨有两个女儿,不,加上我是三个,不不,加上笨笨就四个,不不不,还不对,在笨笨之前,还有个宝贝小狗豆豆。但眼下,环绕在王姨身边的,只有笨笨。

        先说豆豆。三年前,璐出嫁时,夫婿千里迢迢从北京带回这只西洋小狗。在欢腾喧闹的婚礼上,刚刚满月的小豆豆在角落的纸盒子里孤独地瑟缩着。可是,对嫁出心肝女儿的王姨来说,豆豆的到来,无疑填补了许多难言的空虚和落寞。    王姨对豆豆精心养育,教她坐立起行,给她梳洗打扮,豆豆渐渐长大,渐渐懂事,出落得大家闺秀一般。洁白的长毛梳理得干净整齐,一双黑眼睛玻璃球似的灵活有神,而且饮食起居规范,行为举止文明,对来客摇头摆尾热情迎送又不过分亲昵,讲卫生决不随地大小便即使在户外也一样注意环保,很是可爱。豆豆特聪明,看到王姨换鞋子,就知要出门,便抢先冲到门口,如果对她说“上班去呢”,她就乖乖坐在地上注视着你出门,如果说“走,去散步”,她立刻欢快蹦跳着先下楼了。家人都把豆豆看作了重要一员,平日跟豆豆说话都是“咱爸咱妈”“你璐姐”之类的称呼。

        后来璐去北京工作,妹妹大学没毕业,王姨却提前退休了。除了我偶尔去家里看看,退休后的王姨生活中,豆豆越发重要了。王姨在家看电视,豆豆静静地坐在怀中,王姨去晨练、去散步、去菜市场,豆豆都紧紧跟随,形影不离。王姨生病躺床上时,豆豆或焦急地走来走去,或耐心地守在床头,很让人感动。豆豆跟王姨出门,所到之处,人见人爱,人见人夸,夸赞豆豆时,王姨心里美滋滋的,那感觉,与夸她心爱的女儿没有两样。

        那天,璐打电话给我,头一句就反问“干吗不去家里看看?”然后竟泣不成声。我着急了:“怎么了?什么事?我去家里了啊,前天还去,都挺好啊!”

       “不好!豆豆……没了……我妈打电话说,豆豆早上没了……你快去看看我妈……”我还当什么大事!原来只为豆豆!就有些不耐烦:“哎呀,至于哭成这样吗?不就是一只小狗?”没想这么一说,“啪”,璐竟挂了电话,她生气了。

        慌忙赶去家里,王姨把豆豆葬到郊外刚回来,神情沮丧地蜷在沙发里,进门没有了豆豆上窜下跳的亲热,我也觉得少了些什么。王姨有气无力地给我讲豆豆的突然得病,自责没有及时医治,“唉,以后再不养这些小东西了,”王姨叹道,“免得失去时太伤心。”

        豆豆的可爱,我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她竟让璐、让王姨如此牵心牵情!她已然成为她们生命中的一部分,不能分离,不可或缺!从王姨那出来,我赶紧打电话给璐:“对不起,是我不够了解……”

        但是王姨终于还是在两个月后又抱回了貌似豆豆的小狗笨笨。笨笨和豆豆一样聪明可爱,前天去看她时,正患感冒,气喘咳嗽,安静地在我怀里,喉咙却呼噜呼噜地难受,更惹人怜爱。

        挑一套漂亮的花衣服送给感冒的笨笨吧,不单对笨笨,对王姨和璐,都是一份关爱和安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写梦 2009-05-26
    小镇之夏 2009-05-26
    泡影 2009-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