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山人 - [书村]

    山无名,是一大山系的余脉,仿佛巨龙在这甩出的尾尖,虽与主峰相距甚远,毕竟一脉相承,倒也峰峦秀美,气韵十足;

        人亦不知名,是一位年近八旬的老者,发乌、面润,身手健捷,只有微跛的左腿和花白的山羊胡传递出一些沧桑的讯息。

        他与这山相伴了足足四十年。与他相伴的,除了这山和山间所有的草木鸟兽,还有两间茅屋、一条黄狗、一首“歪”诗。

        茅屋临溪背坡,周围垦出一小块一小块平整的田地,种了菜种了庄稼,人勤地不懒,可以衣食自足。门前墙边斜靠着几根原始而结实的手杖,偶有人来玩,他便授人以杖,且上上下下引领导游,乐此不疲。这条黄狗,不知是他的第几任“狗友”了,反正之前那条白狗,美丽、忠实,与他相伴最久、感情最笃,最终恋恋地老死在他的怀里。默默将其葬于大山深处,他终于放声大哭,哭得树摇草折、鸟兽哀鸣。

        “房前喜鹊梅梢叫,屋后野兔啃葛条。十万江山朕不要,深山沟里乐逍遥。”这就是他那首颇为“流传”的诗,文略粗而意甚妙。这地方实在太美,山形具足,林木丰茂,溪流淙淙,野芳幽幽,有喜鹊野兔为伴,无凡人俗事相扰。这样灵性润泽的山,幽僻梦幻的境,任谁不乐在其中、逍遥忘返呢?倒是这豪放的"十万江山",颇让人有几分神秘的揣想。听说他年轻时出过国、打过仗、受过伤、立过功,听说他回乡后喜欢过一个姑娘……原该拥有的都是他所“不要”的么?

        或者,他本来就是饮山泉、食野果的山林之子、自然之子?

        一切的修炼,皆在于一个“爱”字与人类相处、一个“静‘字与自然相通。而他,生来便得了此道吗?

        人在山中,便成了仙。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写梦 2009-05-26
    小镇之夏 2009-05-26
    泡影 2009-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