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牵挂的心是一根线 - [书村]

    姐说,明早闹铃定到448,去赶840襄樊到泉州的火车,该绰绰有余,睡吧。我虽查手机日程表显示次日农历廿三,还是相当安稳地睡去,想来不会有啥大碍的。

    三儿的车来接时,正是黎明前的黑暗,一上车,我就轻声提醒:“哎,今天二十三啊,说破无事。”心里似乎有一种很清醒的平静。初五、十四、廿三,早被告知的不利出行的月忌日,常常不信却常常应验,于是只好有所顾忌了。不过今天应该没事,到襄樊这么近,只要赶上火车就大吉大利了。

    天色越来越暗,路越走越模糊,车爬行似的缓慢。浓浓大雾不知何时从四周聚拢来,重重封锁包围着车子,密密地遮住车灯的光,挡住前行的路线。明知前面是路却不敢放开脚步去闯,雾,带来的就是这样的迷茫。所以当一辆大货车擦肩向前时,它大大的尾灯终于成了我们较为模糊的前进方向标,以这样尾随的速度,时间也是来得及的呵!

    可是车子突然熄火,发动不了。眼看着前面尾灯的亮光很快被迷雾吞没,我和姐只好下车从后面助推发动,还好,继续前行。三儿说,可能是发动机出了问题,车不能停,一停就发动不着。听他这么说,再看看时间,看看雾色,看看路标,就知道晚了。姐似乎有些着急:“二十三,可是不行。”我已坦然:“走不了今天就回去看妈吧,那边跟报社打电话交代一下工作就可以。”

    之所以立即想到要去见妈,心里其实一直觉得没去跟妈告别就走是很不妥的。这次回来,也就第一天去见妈一面,也没怎么顾得说上话呢。这样就走了,妈肯定会念叨,我也会不安。所以当车子再度熄火并启动无望时,我却如释重负地轻松了。

    进门大叫一声“妈”,站在窗边弄着什么的妈却并没马上转身,回我以沉默的背影。

    过一会儿,她兀自唠叨起来:“几千里回来一趟,就见妈一面,说走不吭声就走哩,也不叫妈再看看,老天有眼啊,不孝就叫他走不顺,不是走不成吗?”不满和埋怨的舌头下面,仍是一颗慈爱牵念的心。

    却原来,她已先行知道:我是因为今天没有走成才回来看妈的。

    我无言以对,胸口堵得发慌。

    我的老妈呀,敢情走不成根本不是天意,而是妈的心意,是母子连心的牵挂!

    从妈的心上生出的线,根根连着儿女,纵是万水千山走过,牵牵绊绊,都绕不过妈的心。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写梦 2009-05-26
    小镇之夏 2009-05-26
    泡影 2009-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