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师情悠悠 - [书云]

    身在杭州,时逢仲秋,思乡情绪如钱塘潮水,涨了又涨。而对金襄苏老师的牵挂之情尤甚。
     复课闹革命时,我读中学。那时,没有教材。苏老师说:没有束缚也好。就带领我们躲惊涛避骇浪,遨游知识的海洋。他巧设评判历史文化遗产之角度,为我们讲解汤尧禹舜夏商周,讲解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只要是他讲到的我感觉好听的至今我还会背。春前有雨花开早,秋后无霜叶落迟吃些亏处原无碍,退让三分有何妨责人之心责己,爱己之心爱人,甚至二十四节气歌也是那时记住的。
      当时,苏老师三十多岁,身材颀长,清瘦羸弱。有弟子戏称牙膏瓶(他至今也不知自己有此雅号)。早晚登讲台,片纸不带,三五支粉笔从兜中摸出,便娓娓道来。我真认为他是世间最有学问的人,有丰富的牙膏。真的,到我高中毕业又大有作为几年后去高考,还沾了大光。
      课外,苏老师还经常给我安排了些写作任务,为当时学生们频繁的演出,写一些对口词、三句半、相声之类的东西,虽然多是些莺歌燕舞,旧貌变新颜,但是从篇名到遣词用字,都得到了苏老师的悉心指教。至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那两年,小报上时有我的短句轻唱,苏老师还字字评价其得失。我得到他的最高奖评是:这一首诗三分甜带着七分香。
      古人云经师易得,人师难遇文化大革命那种特殊环境中,经师尚且难遇,何况人师?我遇上苏老师,乃人生之大幸。他常常帮助我们分析世态,分析人缘,以其不卑不亢之古道热肠对学生处事交友,待人接物也言传身教。
      前年中秋节在街口买了十斤苹果,一盒月饼去他家看他,临走,他执意要我们带上苹果月饼,他说:不要浪费了,只要常有学生们的好消息,就是给我的最大慰藉。推让再三,师母给我换了一兜子让我提上,他才满意。
      苏老师任教近四十年,学生中多人与他保持来往。整天,他总是想这个,念那个,师母常嗔怪他:又数家珍哩!苏老师说这是他一生挣得的最大财富。
      这次离南阳之前,我去看望他,他还没有在极度痛苦中走出来。师母于年内撒手西去,苏老师突然间苍老许多,躲在两间小屋里,孤苦伶仃。学生们去看他,难免泣不成声。眼下我身处异乡,不由人而时时挂念!
       真希望苏老师尽早振作起来,老夫喜作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写梦 2009-05-26
    小镇之夏 2009-05-26
    泡影 2009-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