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儿时,那一片茄花 - [书云]

    只要我赶集,只要集上有茄子,我就非买一两个不可。不是特别喜欢吃,而是为了对儿时记忆的一次次品味,那么苦涩,又那么甜美。
      不确切记得是哪一年,人们从浮肿、饥饿中爬向了一片可以拯救自己的土地。我家当时四口人,父母姊妹和我,分得的二分地上全是集体种植的茄子,茄子花儿开得正甜。我衔着一朵茄花吻在妈妈脸上,她二十几岁那丰富的皱纹绽出一丝紫色的苦笑:别乱摘。一个花就结一个茄子,茄子就要救人和命了。
      后来,我们就以茄子为食,煮煮吃、蒸蒸吃、炒炒吃……还时而用茄子与邻居换回点萝卜、白菜掺着吃。缺油少盐的时日,任你怎样吃法儿,它都是那样不好吃。然而,只要看见妈妈吃得香甜,我也总是香甜地吃起来。
      烧茄子,是妈妈当时创造的一种吃法。把茄子放进灶堂里,用火灰埋住,象烧红薯那样把它烧熟,然后将茄子皮一剥,放到碗里,撒点盐,用筷子搅开,也真是别有一番滋味。现在如果这样吃的话,用蒜汁香油一调,定会令人胃口一振。
      对茄子,我一腔情感,自那时起,我们没有再挨饿,掙扎着走出了自然灾害走向小康。只是那一片茄花儿,时常牵回我紫色的思绪,淡淡的、浓浓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写梦 2009-05-26
    小镇之夏 2009-05-26
    泡影 2009-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