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腹有诗书气自华——谈郭书云的诗歌创作 - [其他]

       近年,随着南阳作家群的崛起,一个新人的名字也逐渐引起了人们的注目。她,郭书云,已悄然以一位诗人的形象,使得每次与她面对,都会产生一种难抑的阅读期待,渴望阐释和破译。而她本人,也仿佛就是一本好诗,起势平平,却悠远绵长,导你渐次进入佳境。

        二十年前的郭书云,正值青春之季,以她那清雅开阔的诗句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二十年后的郭书云,又以她那博大沉雄、明丽向上的诗作,令人陷入深远的怀思:以她的端庄秀慧,底气功力,蕴藉内涵和晋时风唐时雨的胸襟,理应是“宛军”作家中颇具特色的一位,然而,生活却给她另做了安排,她没有工夫全心致力于文学,而是要去做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身为社旗县苗店乡党委书记,每每政务之余,仍对诗歌情有独钟。她虽然不能做一位纯粹的诗人,但却始终未放弃哪怕只是瞬间的追求,她拥有一份写诗的心境,葆有一颗童贞的心,懂得如何感动世界并被世界所感动。于是,她显得真实而不世故,恬淡而不苍白,敏感而不脆弱,在现实与理想之间游弋穿越,文政的合一,组成了她多彩而丰富的生活内容。作为诗人的郭书云是丰厚的,她用诗构筑了一个完整而又独特的精神世界,展现出旷达,通脱,豪放,寓清丽于雄浑之中,藏秀美于壮阔之间的美学风格,其顿挫沉郁之气,明快向上之格,每令人读之获教良多,深感诗隐情韵,回味无穷,成分体现了她的个性、思想和情感。

        郭书云的诗不属于清宵独坐、望月言愁的那种。她的诗似乎从不言苦,具有可供品味的低徊韵致和恢弘气度,使人总能从中接受到扑面而来的强烈感染,坚信人类的栖居地永远不会塌方沦陷。仰观宇宙之大,俯察自然万物,极目视听驰怀,阐发人生真谛,意在胸中奔突,情在笔端流泻,神形俱备,蕴涵无尽。真与伪,美与丑,善与恶,纷繁世事,深奥物理,宕跌人生,尽在诗里行间……

        她仿佛生就了一副依仗自力的风骨,在她虽不漫长却历经坎坷、风雨灌注的人生之路上,似乎她的胃就是为了消化艰难。她和她的同辈人一样,没有逃脱掉时代的伤痕,在那错动的年月,经受了身心如焚的煎熬。上大学被挤掉,参军被顶替,民师招教考全区第一却不被放行,加之以后的痛失爱子,以及诸般换了她仅一次就可将人击倒再也站不起来的灾难,恰巧铸就了郭书云一颗无尘的文心,使她占有了一个文化上的高度……夏荷秋菊,各有枯荣,蚌病成珠,诗穷而后工。原本是悲剧式的愁苦,被转换成进击的情绪,形成了刚毅坚忍的性格与寄怀深远的气度,“扼住命运的咽喉”(居里夫人语)成了她最崇拜的格言,这是她成功的秘密,深层的,如埋在大山底下的岩块。

        至今也很难说清当初引她迷恋上文学的契机是什么,是还在小学三年级时,随大人一起上街,偶然从市体育场正要被烧掉的一堆书中,偷偷抱回家的那一大捆剧本吗?她现在仍能大段大段熟背《阎家滩》、《卷席筒》、《赵氏孤儿》、《杨家将》等剧本中的唱词,甚至诸葛亮唱的“占天时凭地利不足为上,劝将军取人和定国安邦”,对她现下的领导艺术也颇多启示。1978年,年轻的郭书云再也无法按捺强烈的倾诉愿望,遂开始了她的创作生涯。先是搞文学评论,写诗论剧评,再是致力于曲艺唱词的探索与写作,后来突然福至心灵,感觉到诗歌或许更适合自己,便开始倾注心血一次次尝试,果然大获成功!自1982年后,省地市各级报刊共发表诗作近百首,有的还被出版社收入不同的文本。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她,从此一发不可收,诗的品位与蕴涵自在其上,很快引起了同道的关注和重视。她的达观和鄙弃俗尘,使她养就了一副胸间胆气枕边书的性情,她几乎将一切闲暇时间都用来读书,用知识来喂养自己的声音。经史子集,中外名著,历史地理,农技畜牧,经济管理……精血养玉,学问养人,昔日那个曾在黄土岗上用拆开的花圈纸写诗,对天对地大声吟诵自己的诗作,认为世界是为我而存在的郭书云,作为被人认可并寄予着希望的诗人终于站立起来了,她成为了真正的她自己!

        在郭书云的诗作中,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一往无前的人生态度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这追求的过程是那样的热切执著,势不可挡,透视着时代的强音。发表在《河南日报》上的《走出季节的篱笆》、《把生活之蜜酿造》等诗,极力歌颂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祖国处处所发生的巨大变化,展示出新生活的美丽前景。在《爷爷赶集归》里,诗人写道:“不买大前门/不买二锅头/挎包里掏出/银闪闪的熨斗//曲折的过去该熨了/还有心上的沟/自留山水该熨了/还有脸上的皱。”蓬勃,昂扬,向上,满腔挚情,“爷爷”是千百万普通大众的缩影,由此足可折射出我们伟大的时代的巨变。全诗挥洒自如,质朴自然,给人一种欣欣向荣、生机勃勃的美学效果和艺术享受。在《致你》中,这个特点表现得更加完美卓越:“穿三十年岁月的山水/把自己走成/鲜亮的风景/用千百人的需要/穿成信仰的念珠/修炼光辉人生……//名不求/利不争/为普通人办普通事/把自己普通成/当代文明//面对你/多少块心之湖/波涛汹涌/你精神的春笋/正拔节成群体优势/郁郁葱葱。”全诗激情澎湃,一气呵成,难怪诗作发表后,旋即在不同界层的人中引起了较强反响,诗人的郭书云也因此而走进更多人的心里,如是挺拔似劲松当风,放逸若渴马奔泉的笔力,不是随便即可企及的。我们从中切实体味到诗人的人格所赋予作品的文化品位及孜孜以求的精神。

        郭书云以一颗大平常之心,从不逃避人生的苦难,不囿于一己的忧伤而不能自拔,她已超度了个人痛苦,高度追求着精神质量,能够做到坐观云起,一任沧桑。但是她内心充满着深深的忧患,这忧患已成为一种责任和使命,健美如寒梅立雪。更加可贵的是,她决不在忧患的情绪中徘徊沉溺,悲叹感愤,而是积极走出来,展示希望和光明的火焰,使之淋漓地布满心房的每一个角落,给人以信赖和温暖。这从她的《回归的期盼》、《农家寄深情》等诗中都触目可见。而《丙子年初雪》更可以说是她这方面的代表作。“没有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惊喜/没有看红妆素裹/分外妖娆的自豪/你这不速之客呀/抢占了我心壁的头版头条//那来不及修补的温暖/来不及加厚的希望/卷起了乡情民情的风暴//乡村干部一脚脚踏出情路/民政所一声声搭起心桥/村民们脸上冰雪消融/我如墨的焦虑才金鸡报晓。”美丽的白雪原本可以产生许多故事和动人的幻想,但是在身为乡党委书记的诗人眼中却不受欢迎,成了不速之客。这时,她以清醒的理性,特别强化自我的角色,没有惊喜,燃不起豪情,心里装满了大雪天对乡民百姓眼前生计的关切和忧虑。直到千家万户走遍,当村民们脸上绽出微笑时,她的焦虑才随之而逝。

        来自诗人生命深层的忧患意识,根源于深植的民本思想。她在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从感觉和经验的层面上,深深意识到“民”的重要。在《修路》一诗中,她坦直表达:“你想走出泥泞/我想走进民情/咱们架桥修路/把一切隔阂沟通//为贫穷和愚昧打开退路/为繁荣和文明铺平进程//今冬,我们拥有/挥汗如雨的季节/明春,我们摘取/繁华似锦的收成。”由此可见,若非身为一方基层公仆,决不可能如此细致入微地体恤百姓,不可能会有这般具体的设计和建构。有力度,深刻的诗作,都是来自于生活,这正是“思想消融在情感里,而情感也消融在思想里”(别林斯基语)!

        豪情满怀,大气磅礴,无疑是郭书云诗歌的主调,但与阳刚相对的另一部分诗作中,则彰显着细腻柔情之美,一颗敏感善待的女儿心跃然纸上。如《听雨》里的:“夜的翅膀/扇动绵绵秋雨/注入/我沸烫的心池”。雨滴声声,叩击着心弦,诗人心事重重,终于不能再入梦乡,她就这么躺着想着,伴风声雨声,任自己的思绪也如窗外的秋雨朦胧成一帘幽梦。再如《挥别》中的“握别你的秀手/我就无勇气回头/怕爱之潮水/冲垮眼底/无法修补”。显然这是一次与女友握别的情感经历,诗人的态度是那样地沉郁,爱是那样地浓烈,甚至对于友情是那样地痴心痴肠,她的不回头,正是对女友地久天长的忠诺,是放弃表达的大表达,读之,很容易忆起王勃那首《送杜少府之任蜀州》的诗境。  

        读着她的诗,让人感觉生活中,存在着两个郭书云,一个是有板有眼,身先士卒,坚信“上下同欲者胜”(孔子语)、带领群众走致富之路的郭书云,用她自己的话说,她营造的文化绿洲,最长财富。治乱抓稳定她举重若轻,用人做决策她举轻若重,这些年不管是顺境还是逆境,她创造性地开展工作,总显得游刃有余。一个是腹有诗书,气质高雅,幻想、机敏、寻求心源与造化之间通途,时时透着心灵妙语的诗人郭书云,她是那么的坦诚、自若、轻松,窗前夕照,把茶吟诗,闪烁着智慧之光,浸润着一代人的责任使命,呈现出杜甫式的高贵灵魂!这两个郭书云相辅相成,有机地合二为一,在人格魅力的天平上,这个合起来的完整统一的郭书云,成为我们不可看轻的一种现象,令很多人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行进的步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写梦 2009-05-26
    小镇之夏 2009-05-26
    泡影 2009-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