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脊梁在立秋处加固 - [书云]

         凌晨,疼痛将我唤醒,腰苦不出力,使我无法坐起来,连辗转反侧都成了奢望。抬到医院,大夫告知:腰椎3445节之间,椎间盘各突出5毫米。突出部位压迫神经根,使左腿剧痛欲裂。用止痛药后稍有缓解,便细究起病因来。
        12
    岁那年,家中要把两间草屋改建成三间瓦房,墙是里生外熟(里边用土坯外边用砖),所需土坯,都由我揭开、铲泥、晾晒,天阴摞起来,好天散开,搬来搬去,搬上搬下,直使腰痛难忍,休息后稍释。家中老大,要帮父母养活弟妹,为生计背负肩扛,挑担拉车,我的脊梁从不偷懒。母亲为我洗刷一件件磨烂肩膀的上衣,多少次无语凝咽。腰疼病一直伴随我,医生说是劳损。虽里脊未老先衰,但我辗转建筑工地,提灰、搬砖、洗盐袋……挺直脊梁从不叫苦。
        
    那年在南阳商场的建筑工地当小工(当时还没有打工一词),先是派我把砖往二楼撂,有人接。师傅们说我扔得准且快。后来,派我和石灰往楼上送,师傅们说我和的灰好用且送得及时。他们或许已经看透了我很珍惜手下的工作,很珍惜这一份挣钱的机会,叫一位老师傅告诉我:你干脆掂瓦刀吧,挣一个三级泥巴匠的钱,比你现在每天多5角。我说:那得看看我象不象。他说:你肯定行。四、五级泥巴匠砌垛子挂线,你顺着线垒墙板,没问题。我果真象模象样地当起了泥巴匠,也有人师傅长师傅短地喊我,心里自豪着。至今想来,如果不是恢复高考,在改革开放年代,我也会成为一名房地产开发商,起码不会混得没房住。如果高考后能上建筑专业,现在也许会是专家什么的,不至于是今天的四不象。但是,生活不会给人那么多假设,它总让你无从选择而为之。
        
    洗盐袋,很不是味。早年南阳人吃的盐,都是从青海拉来的,经蔬菜公司磨碎后分往各县。粉碎盐用石磨,上扇磨吊起来,下扇磨用电动机带着转。盐用铁掀放到离地两米多高的磨盘上,磨下来装麻袋。袋子装一次盐就板结了,必须泡洗后才能再用。寒冬腊月,我将盐袋放进三里河内,一条条洗净捞出晾干,小腿和双手尽是血口子,盐水象蜂一样蛰人。这尚且能忍,更难受的是腰累得弯着疼直着也疼。仅仅只为了洗一条麻袋给5分钱!
        
    外婆生前,看我们一个个考学外出,曾告诫我的弟妹们:你们得了第,忘了你妈,也不能忘了你大姐,娃子出力太大。
        
    承担的过去和现在,塑造了我敦敦实实的身架,激发了我用不完的力。对父母、对弟妹、对亲友、对工作,我的脊梁从没使过假劲,以为它早被锤炼成钢骨铁筋了,谁知竟然劳损、增生加突出!每年收烟叶时节,我总好站镑验级、总好抬烟筐,烟农说看见我在,心里塌实。这好,昨天抬筐使得更加突出了!
        
    住院后,先征求两位朋友的意见:分你点东西,要吗?她俩异时异地异口同声:是你给的,啥都要。我便及时把痛苦分给她们。
      一个冒雨步行磕破膝盖为我送来鲜活的鲤鱼后天天不离左右;一个把43朵(那年我43岁)鲜花插在我不抬头就能看到的地方,我不痛时花们也灿烂,我痛时花们也黯然。弟妹们为我寻医问药,又搀又扶,排班护理,还容我在忍不住时痛哭一场,吐出了几十年来胸中块垒,哭得酣畅淋漓,哭得他们汗流浃背。
      拒绝了手术,我的腰却也奇迹般地好了起来;一个月后,感觉比以往还要硬朗。是我的至爱亲朋用友情亲情加固了我的脊梁,我挺直的腰板还能够继续——栉风沐雨。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写梦 2009-05-26
    小镇之夏 2009-05-26
    泡影 2009-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