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窗户的眷恋 - [书云]

        是恢复高考的前一年,我参加了上海外语学院的笔试、面试,满以为有把握成为她的一名学员。谁知下发通知时,竟通知了正在上初中连名字都没报的一位公社副书记的女儿。万念欲绝中,想摆脱恶劣的环境,趟一条生路。
      熟人帮忙,能到九里山一个中学代课,但生产队不让走,又是挖户口哩,交钱买工分哩,生产队百方刁难。无奈只好请假,谎称去西安探望姑母。为我报不平且支持我外出的,是好友小妮,她家居市内皮革厂,是下我村的知青。她替我打好行囊,放进屋里所剩的几节蜡头一盒火柴,怕山里无电。进山的第一晚,蜡头用在我最需要的时刻,平生第一次体验到友情的珍贵。
      山雾弥漫,连日不开,正如我糟糕的情绪,无法化解。泪,就在眼前,稍一放纵就决堤。十天没过,病了。每天下午到前半夜,胸腹胀痛,似有竹棍撑着肋骨。写信告诉小妮我已胸有成竹,她催我回去看医生,有公疗证可用。九里山到南阳一百多里地,有火车直达,星期六晚上八点坐车,一个半小时可到,星期一早上返回不耽误上课,并且只买站台票就可顺利上车逃票坐车。但我不能回家,一回就意味着探亲结束了。小妮苦苦劝我:你就回厂里来,星期六晚上我等你,星期日看病。我的后窗玻璃,今天漆成了大红色,拐过车站路,你就看得见。
      无家可归的味道咱没尝,有家不能归是人生最悲哀的事。心好像泡进了醋里,酸溜溜的滴血,小妮的一片赤诚之意我已无力回绝。每个星期六的晚上我下车后再跑个把小时的车站路,拐过弯,遥遥可见那红色的窗口,殷切的呼唤。夜深了,小妮还在灯下等我,给我以温馨,以深情,让我格外感动。像漂泊已久的小舟,逃离风浪,靠岸抛锚之时,只想长歌当哭。
       月工资三十二元,我自留十元,剩下的交给小妮,由她分给我上着学的弟妹们,也负责给父母报个平安。
      胸有成竹相当难治,吃十几副药后,老中医说:我的药逍遥,你的人不逍遥,再吃也无效。小妮说:愁啥哩,尽跟自己过不去!挺住,就意味着一切!
      她无微不至的关爱和大理小理的解劝,使我挺过了初入世事的昏暗岁月。那红色的窗口,至今亮在我情感的深处。友谊,就是人生隧道的盏盏壁灯,照耀进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写梦 2009-05-26
    小镇之夏 2009-05-26
    泡影 2009-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