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外婆的笑声 - [书云]

        去年鬼节,我陪姨和母亲去给外婆上坟,一路上她俩争谈外婆趣事。我郑重地告诫她俩:一会儿到坟上都不准哭!一是你们都六十多岁了,不能以哀伤身;二是外婆九四年去世,至今已近四年,也该放得下了;三是外婆当时已八十五高龄,你们已尽孝。外婆好笑,今天谈一些高兴事,让老人家九泉之下乐一乐
      她俩答应得很好,但往坟前一跪,先流泪后哭诉,仿佛在外受了委屈的孩子扎进娘怀里。
      姨说:我的妈没享一天福,我心里讨愧!
      母亲说:我不该给她做鞋时气恼,说这一双总是穿不烂了。后悔呀!
      子欲养而亲不在,我一边劝她俩一边自己也泪如泉涌。
      外婆一生过得很艰辛,地里家里操劳,犁耧锄耙都会使用,自己忍饥受饿,养大了五个儿女,十一个孙子。再苦再累,从来乐呵呵的,时常在半里之内能听到她开怀、爽朗的笑。那笑声,就是子孙的灯塔,闪烁着温馨与希望。我家和外婆村挨村,小时候是她家的老陈客。当时,外婆的三间茅屋前后栽有十几棵桃树、杏树、桃杏熟时,外爷看得很紧,想摘摘到街上换几个油盐钱。外婆看时,她见人就喊着让来摘,叫孩子们连吃带拿,并且派我去请来张三李四品尝,还托人带给王五赵六。在她看来,谁都是好人,谁都是亲人。
      外爷看着稀疏的枝头,直叹气,外婆却哈哈大笑:缺油少盐怕啥,没人情还算世道?
      外婆的穿戴,由姨和妈负担。每年姨总是想法给她做两件衣服,单鞋和棉鞋多是母亲做。加之我们离得近,蒸了兑麦面多些的馒头或做什么改色点的吃食,都由我跑腿送上。不管是我送去吃的还是穿的,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总是谁谁真可怜,接下来是上次你拿的馍,我给谁仨,他瘦干了;或者是上回你送来的裤子我给谁了,他自己的烂得出不去门啦。外婆的脚是缠过后又放开了的半大个,她总是把我母亲千针万线做的靴鞋送人,母亲生气就吵吵:这一双后,可不给她做了,看拿啥送人!
      外婆临终时,我去看她,她艰难地告诉我董家你四舅真可怜……我哽咽着回答她:对,就你不可怜!外婆自称草木之人,其实真是太伟大了,一生心中无己,直令苏东坡的数亩荒园留我住,半瓶浊酒待君温失色。
      我劝姨和母亲:听听是不是有外婆的声音,你们哭哭啼啼她要生气了。老姐妹俩这才擦干眼泪,相互拍打去身上的土。我们辨认着秋风中外婆的笑声,觉得五脏六腑透透切切,清清亮亮。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写梦 2009-05-26
    小镇之夏 2009-05-26
    泡影 2009-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