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久了,我第一次遇见它,这丑陋的家伙
    蹿得多快。像个贼
    一下子穿过几个街道般的
    穿过许多棵树
    还拖着那条尾巴,仿佛年轻人的染发
    蓬松,发黄
    我吱的叫了它一下,它居然停下
    差点跌下来。盯了我一眼
    继续逃亡般跑开
     
    其实不是这样子的
    它可能遇到威胁,或者是赶赴一场约会
    追赶它的姑娘
    几只鸟,几朵快要凋谢的花
    还可能和树儿玩游戏
    但因为我的叫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