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03

    - [二黛]

    我的梳子
    以及梳子梳理过的炉花
    冬天到过的路径和
    它们的秘密——
    我未曾赴约

    长藤.
    长藤,你枝叶缠绕
    纵然千般枯黄
    我亦不能抵赖
    那些个惜别的只言片语

  • 有些你们经过的丘陵
    我不能说出全貌

    有些你们经过的枝丫
    纵然千般缠绕
    也举不起半株光芒

    但也许转身
    连同弯曲的灯火,花事,年轮
    以及被鲜苔占领的
    眼眶

    也许
    枝枝丫丫的幸福
    正扑面而来

     

  • 2009-05-26

    伤逝(外二首) - [二黛]

    伤   逝(外二首)


    我们偷听到
    第二天的谷雨和
    另一个人的容颜

    一个著名死者的消息逼近
    我们躺在有灯光的地方
    抱怨“光明”不够
    我们铺张

    多年后的冬天
    忽然推开你的画稿
    而你3号病房的白色床单
    和疼痛款款而来

    仿佛没有征兆
    厦门...
  • 2009-05-26

    写梦 - [二黛]

    我有写梦的不良嗜好。所写的梦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确确实实做过的梦。醒来后努力地把或荒诞离奇或真切可信或支离破碎或淅沥绵长的情景用文字描绘下来,情节没有问题,但那些转瞬即逝,若隐若现的感觉常常难以用语言表达,无论你怎么绞尽脑汁,掏心掏肺,就是有一层无法逾越的迷雾隔在中间,仿佛伸出空空的双手,想在水中打捞一轮皎洁的明月,最终却只能捞到一场虚无。

           另一种则是白日梦。如果说第一种属于潜意识,那么白日梦则是有意...
  • 2009-05-26

    小镇之夏 - [二黛]

    而我渐渐成为林荫小道上
    著名的白衣女郎

    穿过一阵阵石雕似的痛
    我始终眉目不清,夜夜与灯火诀别
    我将带走草岸深处的全部萤火与叹息
    而我还能喊出另一个夏天

    那时我脚踩归途,一遍遍地回家
    母亲已被世界借走
    多少年了
    她只有我这么一个投影

    而我渐渐成为林荫小道上
    著名的白衣女郎
    我想那是一个夏天
    我的母亲背...
  • 2009-05-26

    泡影 - [二黛]

    我试着在他乡的暮色里徘徊。木炭的雪中,正在逃亡。我走不出另一些个体。整个九月,被角落里的蛛网占领。

        我有些悲哀。窗外的绿意,我该怎么试探它们 ?

        屋后的番茄地,我决定在开春前深耕。心照不宣,我为你留下半畦榴莲。

        给我一生,用来垂直你 。

        这个夏天...
  • 2009-05-26

    - [二黛]

    一些光明正大的日子,长藤稀疏 。我掉了所有的根源 。在家,你就亮了。

    你亮的时候,超过世间所有的灯火,那些100瓦的泡泡。

    你直接看到,我的头皮和你的思想交织。你知道吗?有些内容,是被迫苍白的。

    我承认,我投降了自己。

    你的花格子,遮住柏杨的砂眼。你衣服整齐,在天堂。

    只有朝夕了。利用影子,我到达你的床前。夜,在收缩,蚊蝇瑟瑟发抖 。

    月...
  • 2009-05-26

    烟花/随时 - [二黛]

    烟花

    玻璃门外
    传来爆竹声声
    猜想
    猜往日所想

    年年年年
    时光如丝烟徐徐升起升起
    我上青云
    我轻胜青云;

    黑夜里
    或者是你
    或者是我
    谁更比黄花,轻若
    青云?

    随时

    我们要
    随时抵抗流感
    随时恭贺新禧 ;
    希望随时遮...

  • 2009-05-26

    海棠 - [二黛]

                              小弟
                  &nb...
  • 2009-05-26

    祝福 - [二黛]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