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幸结识方老才一年有余,感觉上却是多年的老相识了。这期间,我的工作、生活颇多变化,心情时有起伏,方老始终和我站在一起,亦师亦友亦亲人,有教有慰有鼓励,在精神上给我以有力的支撑。也是在这辗转变化中,我得空便陆续帮方老编辑整理一些旧稿和新章,对老人家的无限敬佩和感激,都融于其中了。所以当厚重的书稿得以付印时,我比方老更有成就感。

    初识方老,是去年在鹭风报做副总编时。那时我们策划一个叫做“地图”的专题,以行走的形式挖掘厦门每一条街巷的人文历史、衍变发展。我...
  •       

  • 2009-05-29

    杜鹃 - [书村]

    方老念叨两三年了,要我陪他去看长泰天柱山的杜鹃花。

    那个周末我们俩一早搭上去长泰的车。到县城一问,山上杜鹃花还没开。于是各吃了一碗漳州卤面,即返厦门。

    没想,方老见朋友就说,啊呀那天我们去看花,漫山遍野开的,很漂亮啊!

  • 2009-05-26

    妈的电话 - [书村]

    妈终于装电话了!得知这消息,欢喜之余,免不了疑问:究竟是啥原因促成妈终于同意装电话的?  

        妈的通电话,不同于偏远山区的通电通路通自来水,人家是环境恶劣没条件通,妈是条件具足自己坚决不愿通。   

    这几年妈自己一人住老家乡下,天大地大,信马由缰,哥姐们宁可每周末跑回去看她,也不勉为其难带她去城里同住,好让妈保持洒脱自如的乡居状态。但是总会发生一些情况,...
  • 2009-05-26

    点睛之印 - [书村]

    近日,著名篆刻家王守桢先生在厦门老年大学开讲,向广大书画艺术爱好者讲解印章在书画作品中的作用和运用。王先生举例丰富,讲解生动,讲座现场座无虚席。

    著名篆刻家王守桢先生自幼学习篆刻,曾师从钱君匋、虞愚等大师,治印无数,印风独异。他以自己几十年实践和大量印作,演示讲解,告诉大家,不同题材不同风格的书画作品,选用了相适合相匹配的印章,就能收到画龙点睛、锦上添花的效果。

     

    “姓名章”在书画作品必...
  • 2009-05-26

    走过十年 - [书村]

    一件事能持续十年而不疲不辍,要么是建功立业的大事,要么是吃喝拉撒的小事。

           咱家侍弄这小报,想来其实也是小事一桩。但小事非不重要,如吃喝拉撒,一日不可无。

           毛主席说,坚持数年,必有好处。我想,我们其实没有咬紧牙关的所谓坚持,也没有喜出望外地享受所谓好处。在过往的十年里,办报、看报,这些事在我们生活中,像吃...
  • 2009-05-26

    刚刚好 - [书村]

    曾经的旧村,一年四季,从早到晚,没有一线阳光。

          白天里,关了灯,也就是晚上了。

          旧村没有昼与夜。

          于是梦与醒没有分界。

          朋友进村都先在电话里确认:在睡觉...
  • 2009-05-26

    出征 - [书村]

    你一举抢占厦门诸报的大半版
    标题显赫着“远去”
    隔壁阿公询问“去了哪里”
    仿佛
    一场荣耀的出征

    你不再来敲我的小铁门
    我仍面对无人的红沙发
    举起茶杯酒杯
    也许空杯

    你不再用电话骚扰我清晨的懒惰
    我却每天在那一时刻
    警醒而起
    狂奔至去年前年来年

    你大概是为这场鲜花铺满的盛会...
  • 2009-05-26

    四千里之外 - [书村]

     连日咳嗽,白天坐着立着还算平静,到晚上平躺侧卧都安生不得,咳得浑身摇撼,掏心掏肺。


          夜深人静睡不去。索性爬起来端坐在黑暗里,楞着。这个时候,最想家,想妈,都在四千里之外。想着小时候咳嗽或有其他小病,妈总会变戏法似的操持各种偏方,既无药苦,又有良效。治咳嗽妈最常用的方,就是薄荷叶炒鸡蛋。那个年代,无异于美味。所以我家流传久远的一个典故,是说大姐儿时嘴馋就跟妈闹:“还咳嗽,还吃蛋...
  • 2009-05-26

    着了过年的魔 - [书村]

    过年。再忙也要回家,再挤也要回家。 平常叫过日子,但那几天不平常,叫过年。叫法如此悬殊,自然是要有一些不同的举动,不同的过法。比如置办年货迎接亲友相聚,比如走亲访友到处吃喝闹腾,那无比放松无比放纵的几天,就是过年。年年过年,虽说也没什么新花样,但是不这么过,又怎么过?谁也拗不过这几千年的情结…… 仿佛谁下了帖子,旋风一样,所有人都上路,回家,过年。年,是魔,过年,让每个人着魔。大家先是挤得路路水泄不通,然后奇迹般地,各自散开,准点到家。 不知道今年是不是比往年更挤?不知道...
  • 2009-05-26

    金子 - [书村]

            

    金子六岁

    打水晶连连看

    穿粉红毛衣              

    特别帅       &nb...
  • 2009-05-26

    习惯了没有太阳 - [书村]

    此生前三十年的经验是,这世间,晴天多于雨天。特别在北方,记忆中的春天,都是严重少雨的,春雨贵如油,因而“小楼一夜听春雨”的情景,总因难能可贵而令人喜出望外。

        但是这个春夏粉碎了我以往全部的经验。连绵了将近两个月的淫雨,让人几乎忘记了太阳的模样。因为缺少闽南生活经验,我怀疑自己是因为刚好赋闲在家而更全心全意地深陷于雨季的重围,以往的雨季或许也是这样,只是以往我都忙碌着而忽略了。那么就好好享受这个雨季吧,既...
  • 2009-05-26

    闲章忙文 - [书村]

    王守桢先生的印谱即将付印,我家大姐很为没收编自己的印而遗憾,王先生听说了:“没事,让她想好印文,刻个闲章,明年人民美术出版社要出我的‘闲章集’,再收进去!”

    人家名家如此慷慨热情,我们兴奋不已,赶紧想词!

    王先生说:比如方老两个闲章的印文:“唯中秋吾以降”,表明方老生日为中秋节,“退休鹭岛尾头中”,方老家住鹭岛尾头山的中部,尾、头、中,极妙。就想一句这种...
  • 2009-05-26

    声音 - [书村]

    一个人的魅力离不开优雅的谈吐,而良好的谈吐离不开悦耳的声音。言及声音,那真是我"心口永远的痛"。

        幼时漫长的气管炎百日喘之后,便落得声带加厚咽喉炎等病,落得发音吃力嘶哑粗重,落得如影随形的灰暗心理。

        虽然这么多年吃药打针做手术从没放松过医治,我的声音却"风采依旧"仍然不能响亮清脆悦耳。以致我上学时害怕被提问,害怕发言;以致自我介绍时总先说自己"嗓儿不好"生怕污人耳烦人心;以...
  • 2009-05-26

    短剧 - [书村]

    雨说,这两天正窝着写剧本呢,分镜头剧本,他们那个小组推荐她写。

    大雨说,写好了,觉得自己写得确实很牛,跟小组的人讲了几遍他们才整明白。

    大雨说,该拍片了,很郁闷,不会组织,但自己写的本必须自己牵头拍摄。

    既然这样那就领着他们拍呗。

    大雨说,不敢说话,不敢去叫他们干这干那。

    是他们不听使唤吗?

    大雨说,不是,他们也急着等我安排。就是怨我。...
  • 2009-05-26

    百吃不胖 - [书村]

    千杯不醉,百吃不胖。

    逛街看到港片“千杯不醉”的海报,大雨脱口对道“百吃不胖”。

    如此才思敏捷,真该是“百吃不胖”的骨感型女啊,我在心里叹着,大雨也痛彻肺地嚷“不要千杯不醉,只要百吃不胖!”

    胖,是大雨的唯一不变的心病。通电话发短信或网上遇见,上去就是:“哎哟,我这两天又胖了,呜呜。”虽知道她如何也胖不到...
  • 2009-05-26

    苦雨 - [书村]

    是挟着杏花香的春雨吗

    这样密集狂乱

    堵我门窗

    将肺腑以虚空

    充满

     

    谁在春光里奔跑

    谁在春雨中痴缠

    翘盼你,我成

    泥浆

    绝望残喘

     

    一转身的距离

    ...
  • 2009-05-26

    后悔也是药 - [书村]

    人常说,世间没有卖"后悔药"的。我却发现,后悔本身就是药。

        前段时间,很偶然的机会,在某单位做主管的梅姐跟我说:"你文字功夫不错,可不可以到我哪儿搞文字工作?"我因为对那份具体工作认识上的片面和偏激,没有仔细考虑,当时便毫无余地一口回绝了。然而没过几天我就后悔,那份差事其实很适合我且对我个人成长益处多多。更重要的是,眼下我也正面临单位减员分流的危机,但是梅姐那里人事调整已毕,我悔之已晚。于是我愈觉得自己愚钝,错过了一次挺好的机会,一向处...
  • 2009-05-26

    她的小狗 - [书村]

    天凉了,逛街给自己添置衣物,路过街角的宠物用品商店时,看到里面有人在给猫、狗试穿衣服,不由走进去,心想,给小狗笨笨送一套花衣服吧。

        笨笨不是我的,是王姨的。王姨是好朋友璐的母亲,待我如同亲闺女。王姨有两个女儿,不,加上我是三个,不不,加上笨笨就四个,不不不,还不对,在笨笨之前,还有个宝贝小狗豆豆。但眼下,环绕在王姨身边的,只有笨笨。

        先说豆豆。三年前,璐出嫁时,夫婿千里迢迢...
  • 2009-05-26

    山人 - [书村]

    山无名,是一大山系的余脉,仿佛巨龙在这甩出的尾尖,虽与主峰相距甚远,毕竟一脉相承,倒也峰峦秀美,气韵十足;

        人亦不知名,是一位年近八旬的老者,发乌、面润,身手健捷,只有微跛的左腿和花白的山羊胡传递出一些沧桑的讯息。

        他与这山相伴了足足四十年。与他相伴的,除了这山和山间所有的草木鸟兽,还有两间茅屋、一条黄狗、一首“歪”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