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久了,我第一次遇见它,这丑陋的家伙
    蹿得多快。像个贼
    一下子穿过几个街道般的
    穿过许多棵树
    还拖着那条尾巴,仿佛年轻人的染发
    蓬松,发黄
    我吱的叫了它一下,它居然停下
    差点跌下来。盯了我一眼
    继续逃亡般跑开
     
    其实不是这样子的
    它可能遇到威胁,或者是赶赴一场约会
    追赶它的姑娘
    几只鸟,几朵快要凋谢的花
    还可能和树儿玩游戏
    但因为我的叫唤...

  • 有幸结识方老才一年有余,感觉上却是多年的老相识了。这期间,我的工作、生活颇多变化,心情时有起伏,方老始终和我站在一起,亦师亦友亦亲人,有教有慰有鼓励,在精神上给我以有力的支撑。也是在这辗转变化中,我得空便陆续帮方老编辑整理一些旧稿和新章,对老人家的无限敬佩和感激,都融于其中了。所以当厚重的书稿得以付印时,我比方老更有成就感。

    初识方老,是去年在鹭风报做副总编时。那时我们策划一个叫做“地图”的专题,以行走的形式挖掘厦门每一条街巷的人文历史、衍变发展。我...
  •   农历正月初一下午2时许,在水一方酒店内热闹非凡,原来,这里正在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迎新春联欢会”,举办联欢会的是社旗县工会主席郭书云及其父母、弟、妹等亲人。本报《一份家庭报培育两代人》一文曾报道过他们的事迹。

        当天下午,郭书云全家三代同堂,男女老幼共23口人,竞相上台表演节目,小品、歌曲、舞蹈、相声、京剧等,精彩节目接连不断,其乐融融。郭家创办的家庭小报—&mdas...
  •       

  • 2009-05-29

    杜鹃 - [书村]

    方老念叨两三年了,要我陪他去看长泰天柱山的杜鹃花。

    那个周末我们俩一早搭上去长泰的车。到县城一问,山上杜鹃花还没开。于是各吃了一碗漳州卤面,即返厦门。

    没想,方老见朋友就说,啊呀那天我们去看花,漫山遍野开的,很漂亮啊!

  • 2009-05-27

    干劲与干活 - [延如]

    从前,有一农民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叫干劲,一个叫干活。

          其实,他弟兄俩原本不叫这名。

          兄弟俩随着年龄长大,养成了好逸恶劳的习惯每到种庄稼和收庄稼的时候,老大总是推说自己身体有病,没劲干活,整天躺在床上休息,老二看老大不干活也比着不上地。后来他父亲把兄弟俩叫到跟前说:老大呀,因为你常常没劲从今后我把你的名字改为"干劲",因为劲是干...
  • 2009-05-27

    我去哪了呢 - [延如]

    过去有一个和尚被官府告之有罪,抓捕之后要押解回府论罪,因路途遥远,中途天黑就在一家客栈住下,官吏让和尚住里边,自己躺在门口,知官吏躺下便昏睡过去。 和尚坐禅,听见官吏鼾声大作,心想自己没罪,不如来个金蝉脱壳。于是就略使法术将官吏的头给剃光了,衣服也换了,便走了。 天明了官吏醒来一看和尚不见了,这可是要被问罪的呀,急的直搔头;一摸头,不觉噢、噢地高兴起来:原来和尚还在这,那我去哪了呢?我呢? 其实,世间很多人在名闻利养,财、色、名、食、睡等,诸多假象迷惑的时候,常常迷失自我,找不到自我。
  • 2009-05-27

    背篓 - [延如]

    一个疾病缠身,神情恍惚感到生活很沉重的人到处去寻找解脱之法,他终于遇到一位智者。

    智者给他一个篓子让他背在身上,让他每走一步就捡一块石头放进去。

    那人开始去做,走了一段路程,背篓的石头已经装满,而且他是感到越来越沉重,最后连路也走不动了,倒在了路边。

    智者说:“这是你疾病的根源,每人来到世上的时候,都如同背了一个空篓子,在人生的路上,不时地会捡一些东西放进去,所以才越来越沉重,越来越累。

    ...
  • 2009-05-27

    我是个…… - [恺恺]

    我是个愛笑的人。我每天都在笑,不论在学校,在家里。就连睡觉的时候也含着笑。我很喜欢弥勒佛,可能就是因为他每天像我一样咧着嘴笑。虽然我爱笑,但我不喜欢那种“笑不露齿”、“掩面而笑”,那样不大方。我喜欢张开嘴,爽朗的大笑,妈妈说这很难看,但我却不在乎。

    我是个爱哭的人。在我心里,哭并不和它有什么冲突。哭不只是代表伤心、生气、胆怯,也代表着高兴或感动时无法表达的唯一办法。哭是最好的表达方式、发泄方式。

    我是...
  • 有些你们经过的丘陵
    我不能说出全貌

    有些你们经过的枝丫
    纵然千般缠绕
    也举不起半株光芒

    但也许转身
    连同弯曲的灯火,花事,年轮
    以及被鲜苔占领的
    眼眶

    也许
    枝枝丫丫的幸福
    正扑面而来

     

  • 2009-05-26

    伤逝(外二首) - [二黛]

    伤   逝(外二首)


    我们偷听到
    第二天的谷雨和
    另一个人的容颜

    一个著名死者的消息逼近
    我们躺在有灯光的地方
    抱怨“光明”不够
    我们铺张

    多年后的冬天
    忽然推开你的画稿
    而你3号病房的白色床单
    和疼痛款款而来

    仿佛没有征兆
    厦门...
  • 2009-05-26

    写梦 - [二黛]

    我有写梦的不良嗜好。所写的梦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确确实实做过的梦。醒来后努力地把或荒诞离奇或真切可信或支离破碎或淅沥绵长的情景用文字描绘下来,情节没有问题,但那些转瞬即逝,若隐若现的感觉常常难以用语言表达,无论你怎么绞尽脑汁,掏心掏肺,就是有一层无法逾越的迷雾隔在中间,仿佛伸出空空的双手,想在水中打捞一轮皎洁的明月,最终却只能捞到一场虚无。

           另一种则是白日梦。如果说第一种属于潜意识,那么白日梦则是有意...
  • 2009-05-26

    小镇之夏 - [二黛]

    而我渐渐成为林荫小道上
    著名的白衣女郎

    穿过一阵阵石雕似的痛
    我始终眉目不清,夜夜与灯火诀别
    我将带走草岸深处的全部萤火与叹息
    而我还能喊出另一个夏天

    那时我脚踩归途,一遍遍地回家
    母亲已被世界借走
    多少年了
    她只有我这么一个投影

    而我渐渐成为林荫小道上
    著名的白衣女郎
    我想那是一个夏天
    我的母亲背...
  • 2009-05-26

    泡影 - [二黛]

    我试着在他乡的暮色里徘徊。木炭的雪中,正在逃亡。我走不出另一些个体。整个九月,被角落里的蛛网占领。

        我有些悲哀。窗外的绿意,我该怎么试探它们 ?

        屋后的番茄地,我决定在开春前深耕。心照不宣,我为你留下半畦榴莲。

        给我一生,用来垂直你 。

        这个夏天...
  • 2009-05-26

    - [二黛]

    一些光明正大的日子,长藤稀疏 。我掉了所有的根源 。在家,你就亮了。

    你亮的时候,超过世间所有的灯火,那些100瓦的泡泡。

    你直接看到,我的头皮和你的思想交织。你知道吗?有些内容,是被迫苍白的。

    我承认,我投降了自己。

    你的花格子,遮住柏杨的砂眼。你衣服整齐,在天堂。

    只有朝夕了。利用影子,我到达你的床前。夜,在收缩,蚊蝇瑟瑟发抖 。

    月...
  • 2009-05-26

    烟花/随时 - [二黛]

    烟花

    玻璃门外
    传来爆竹声声
    猜想
    猜往日所想

    年年年年
    时光如丝烟徐徐升起升起
    我上青云
    我轻胜青云;

    黑夜里
    或者是你
    或者是我
    谁更比黄花,轻若
    青云?

    随时

    我们要
    随时抵抗流感
    随时恭贺新禧 ;
    希望随时遮...

  • 2009-05-26

    海棠 - [二黛]

                              小弟
                  &nb...
  • 2009-05-26

    祝福 - [二黛]

                                

               &nb...
  • 2009-05-26

    除夕 - [二黛]

                                        哪一国人离开黑暗
        &n...
  • 2009-05-26

    列东饭店 - [二黛]

       

                                      正月正 
    ...